首页我要做门阀 第一百七十二章 考察(2)

第一百七十二章 考察(2)

    张越策马,来到刘进的跟前,问道:“殿下,有何吩咐?”

    “张侍中可有法子抑制蓄奴?”刘进轻声问道。

    作为一个从小接受了正统儒家教育的皇孙,刘进内心充满了仁恕之念。

    以前,他深宫之中,见不到百姓疾苦,自然也感受不到什么严重性和迫切性,最多在听说了地方上蓄奴成风的情况时,蹉跎叹息几声,洒点廉价的泪水。

    但现在,情况却直观的出现在他眼前。

    奴婢们戴着镣铐与项圈,如同猪狗一般被人强制奴役和剥削。

    孟子说:君子之于禽兽,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

    连对畜生都如此,更何况是人?

    眼前的田地里的奴婢的惨状,深深的触痛了大汉皇长孙脆弱而敏感的内心,让他的同情心、怜悯心,一发不可收拾的泛滥起来。

    他甚至有股冲动,要在未来的新丰,解放奴婢!

    哪怕,阻力与困难再多!

    “殿下想要抑制蓄奴?”张越闻言,恭身说道:“殿下仁德,臣为天下贺!只是……未知殿下,想要做哪个程度?”张越微微抬头看着刘进问道。

    “最好,彻底废奴!”刘进望着张越道:“至少,也要限制蓄奴……”

    “譬如,每户人家,最多只能有几个奴婢,由国家立法,做出规定!”

    “殿下……”张越看着刘进,对于这位皇长孙的仁恕有了更多认知,但他还是忍不住泼了冷水,道:“若如此,臣以为天下皆反就在眼前……”

    想要汉人不蓄奴?就好比后世让资本家不剥削一样,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不说别人,就是张越家里,自己的嫂嫂,恐怕现在也在寻思着去那里买点奴婢回来养着了。

    汉人蓄奴,不止是传统,是习惯,更是一种本能。

    有钱了,富贵了,就蓄奴。

    蓄奴不止可以增长财富,还能稳固家世。

    几乎无人能抑制自己的蓄奴冲动。

    哪怕当年董仲舒极力发对蓄奴和兼并,但他的弟子们,却都有蓄奴……

    刘进听着,心头一暗,有些发凉,喃喃的道:“那便只能用宗族之法,建大宗族以止之了!”

    这其实,也是宣帝即位后,扶持谷梁学派的本意。

    用宗族来压制百姓的蓄奴意愿。

    但事实证明,这真是一个天真的想法。

    大家族就不蓄奴了吗?

    东汉的门阀世家们,哈哈大笑。

    西汉时期,哪怕是顶级的贵族豪强,撑死了也就蓄奴两千左右。

    类似平阳侯家族这样的超级列侯,最鼎盛时期,也不过有着一千多家奴而已。

    但在东汉的超级门阀,其部曲动辄就是几万几万。

    但,张越现在并没有实锤来证明这一点。

    所以,他只能想办法,曲线救国。

    “殿下,您的这个想法,臣以为恐怕也是无济于事,甚至只会让事情更糟糕……”张越低头道:“殿下可知,太宗与先帝除肉刑后发生了什么?”

    “当年,有肉刑之时,百姓犯法,最多不过刺面割耳斩趾,然而自肉刑废弃后,地方官便以鞭笞百姓为乐,动辄五十鞭,一百笞,受刑百姓非死既残……”

    “太宗与先帝,本意以仁德泽民,却反而让百姓境遇更糟!”

    当然,这个话,张越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公开说的。

    除肉刑和太宗皇帝和先帝的政绩,是功德,哪怕弊端再多,也没有大臣敢公然议论。

    但私底下就无所谓了。

    对于这个事情的议论,也不止张越一人。

    事实上,连汉家的历任廷尉卿都曾经召集过幕僚商议此事。

    只是,每一个人都投鼠忌器,不敢对先帝与太宗皇帝的‘圣德’否定一字半语。

    刘进自然也知道这个情况,在这些天,他与贡禹等人整理新丰文牍时,就经常发现,很多百姓,不过犯下小罪,就被打死打残。

    以至于,百姓从此不敢轻易去官衙上告。

    地方官因此乐得清闲。

    “且,殿下难道真以为大宗族就不蓄奴了?恐怕未必!”张越直接道:“以臣之见,恐怕大宗族蓄奴的意愿会更强烈!”

    “因为他们人多,需要服役的丁口也多……”

    刘进一听楞了。

    他以前根本没有想到这一茬,听张越一说,他终于醒悟过来。

    宗族越大,人口越多,服役丁口也越多。

    这只会增强人民,更加强烈的蓄奴意愿,而不是相反!

    “那就只能坐视天下生民沦为他人奴婢,与猪狗为伍吗?”刘进看着自己前方在田间地头辛苦劳作的奴婢们,这些人里,有的甚至还是孩子,年纪最多十二三岁而已。

    “不然!”张越轻声道:“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

    他的嘴角微微翘起,如同魔鬼一般狞笑:“关键在于,殿下是要做诸夏的君子还是夷狄的君子……”

    “诸夏的君子如何?夷狄的君子又如何?”刘进问道。

    “诸夏之君子,乃夺夷狄之丁口,以惠诸夏之生民……”张越低头道:“如当初,赵老将军伐西域楼兰、姑师之国,掳其人民,充为官奴婢,得其妻女,以分军士……”

    “强弩将军李息,当年率军平定羌人叛乱,尽没羌奴数万,充为戍田之奴,天水郡百姓至今受益……”

    “臣闻,西域有三十六国,更有远方康居、大夏、身毒之属,有百姓以千万计,若王师伐之,得其民,获其地,奴役之,以其人民充为中国之奴……则中国百姓为奴婢者将日少……”

    “殿下届时,再行算缗之限,对于任何以汉人为奴者,课以重税,则天下人民皆以夷狄为奴,而释中国奴婢……”

    “如此,天下生民,无论贵贱,皆感念殿下恩德,民心归附而天下治矣……”

    听着张越杀气腾腾的话,刘进不得不为之一楞。

    “张侍中对于夷狄也太过严苛了些吧……”刘进叹道:“如此手段,夷狄诸国,恐怕未必服心,其必作乱啊……”

    “他们敢乱,臣就敢杀!”

    “一人造反,株连全村!一村反,则屠一乡,一乡反,屠一县,终究可以服其民……”

    “况且,臣觉得,未必需要如此,届时,可以在远方之国,扶持两国,相互征战,一国势弱则助之,一国势强则削之……”

    “如那身毒之属,其国数百,人口数千万之多,如此操作,自然其彼此相互攻伐,而我汉家坐收渔翁之利!”

    这正是后世日不落帝国的成名绝招!

    大英帝国仗此绝技,让整个欧陆,永不安宁。

    要不是后来米帝崛起,大英帝国靠着这一招就能让自己永远当欧陆的大佬。

    即便如此,牛牛虽然衰落,但也依旧靠着这一招,在欧陆充当永远的搅屎棍,让欧洲永远无法团结。

    而欧洲不能团结,得利的当然就是牛牛喽!

    “那夷狄之君如何?”刘进问道。

    “夷狄之君?”张越冷笑着道:“自当禁锢中国思想,废人民持械之权,而假‘平等’之名,与夷狄诸族以特权,以小族而临大国,用外制内,奴中国之人民,结万国之欢心……”

    “简而意之,就是割诸夏以肥夷狄,用中国以养万国……”

    “够了!”刘进听到这里,就愤怒的举起手来,制止了张越继续说下去。

    “臣死罪!”张越连忙拜道。

    但心里面却乐开了花。

    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张越已经摸清楚这位帝国皇长孙的性格。

    他虽然仁恕,但却不是傻白甜。

    又经过张越这么多天的暗示、鼓吹,早已经渐渐有了诸夏民族主义者的倾向。

    换而言之,他根本不可能去选所谓的‘夷狄之君’的道路。

    “孤失态了……”刘进也反应过来,扶起张越,看着他道:“孤知道,侍中乃是故意激将于孤……”

    刘进又不傻,他当然明白,张越这玩的是逼他二选一的手段。

    但是……

    假如要他在奴役夷狄和奴役诸夏之间做选择。

    他当然是会选择奴役夷狄了!

    只是,这终究有悖他长久以来受到的教育和三观。

    张越看着,却是知道,他终究有一天,将不得不走上那条道路。

    因为,很快他就会发现,除了对外扩张,殖民域外,开拓和奴役异族之外,他这位长孙将别无选择!

    因为,接下来,他将会看到一个真实的汉室,一个真正的基层。

    就听着刘进说道:“或许,有一天,孤会如侍中之愿,成为那样的君王……”

    他忽然背过身去,悠悠说道:“但那真的就是侍中之愿吗?”

    “孤变成一个类似皇祖父那样的君王……”

    “无情无义,冷酷冷血,只为国家社稷,只有天下万民,而无亲朋……”

    张越闻言,笑着道:“殿下不会的……”

    刘进转过身来,盯着张越,问道:“为何?”

    “因为,臣觉得殿下不会……”张越轻声笑道:“殿下仁恕,待臣下如家人,纵然有一天,殿下会变,但臣相信,殿下也不会改变本性……”

    “所以,臣知道,臣得当殿下的那把刀啊!”

    “为殿下去铲除和剪除那些夷狄乱臣,去征服那些域外之国……”

    “为殿下实现那个‘继往圣之绝学,开万世之太平’的理想……”

    刘进听了,终于露出笑容,一屁股坐下来,笑道:“爱卿知孤,爱卿知孤!”

    他是不可能去做如张越所说的那些事情的。

    但是……

    假如张越不告诉他,他也不知道,岂不就可以了吗?

    如此既不违背本心,也能安享太平。

    或许,这就是古人所说的‘垂拱而治’。


同类推荐: 情欲超市乡村御医山村小站之玉儿嫂我的21岁护士姐姐中国龙侠不死战神相门败类绝色小姨的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