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唐朝最佳闲王《唐朝最佳闲王》正文卷 第五七二章:来啦?

《唐朝最佳闲王》正文卷 第五七二章:来啦?

    “说了就能活下去了吗?对于我来说,无非就是早死与晚死罢了,横竖都是一个死,死在谁手里又有什么区别呢?又有何用?”周泰倒是冷静了下来。

    于谨的话并不是假的,因为他们朕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一个活着的周泰,对他们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

    最上层的东西,他并不知道,也没有资格去知道这些。

    但一旦周泰招供了,就他个人而言,起码能供出不下二十个人,而且还都是与他级别相差不大的。

    而这二十个人,又能供出来多少?

    这就跟雪球效应似的,要不了多久,他们这个组织就会被连根拔起,彻底的失去那根本不切实际的希望。

    于谨更没有心思去跟他说那么多,反正现在诱饵是有了,周泰若是愿意配合,那就直接把人说出来,然后他这边抓人,继续审讯,逐步的去破案。

    如果他不愿意,那就不说呗,反正他有的是手段让那些人出来。

    周泰合作与否,对于于谨来说根本就不重要,也懒的去理会。

    一个周泰,只要能运作好,对于于谨来说,就算他什么也不说,也足够用了。

    当天晚上,满满一桌子的大餐被悄悄的送往了关押周泰的地方。

    这个事情做的很隐蔽,但是消息还是被传了出去。

    而传出去的源头,则是从伙夫的一个助手那里传出来的。

    这个人似是在发牢骚,埋怨他们自己吃的都不如周泰一个人吃的好,而且还不是一次性的,几乎是天天都有。

    有人不信邪,偷偷的跑去伙房看了下,发现果然有少量的菜品在那里准备着,这些都是接下来几日的伙食。

    数量不够,肯定不会是给大家吃的,内阁的三位大佬又是跟着大家一起吃的,根本没可能开小灶,而且身边那么多人,他们也不好意思,更无法掩人耳目。

    有些事情,只要稍稍的传出去一丢丢的风声,就会马上引起某些人的注意。

    很快,这件消息便传遍了整个营地。

    ……

    “等等,我总觉得这事有些蹊跷。”黑夜中,一个人伸手拦下了身边人的动作,低声的说着。

    “有什么蹊跷?老四,我说你脑子被烧坏了吧?”被拦下那人有些不满。

    “这里驻扎的可都是第三军,第三军的精锐程度这些天我们也都见到了,他们的守备情况怎么会这么弱?漏洞怎么可能会这么大?”被称为老四的男子低声的质疑道。

    “大虫也有打盹的时候,况且他们在这里这么多人,这又不是战场,查了这么久也只查出个周泰,有所松懈也是必然的。”男子回应了句,似是有些等不及了,继续说道:“我说老四,你什么时候胆子变的这么小了?”

    “大哥,不是我的胆子小,而是这事到处都显示着异常。”老四摇了摇头。

    话毕,老四又仔细的看了下对面的情况,之前是怎么样的,他不知道。

    因为那个时候还没有人暴露,也就没有人会来干这事,万一被发现了,那不是自投罗网?

    但是现在周泰被抓了,而且看样子好像还招供了,第三军那边虽然没有动,但好像也在做着准备。

    但是不管怎样,这个结果好像都是朝着不利于他们的这一面在发展的。

    所以,当消息透漏出去之后,而且还是通过这种极其隐蔽的渠道,可以说这件消息之所以会透漏出去,完全就是因为一个意外,一个微不足道的意外。

    正是因为如此,才会引起他们的高度紧张。

    “大哥,周泰不认识我们几个,我觉得与其就这么上去送死,还不如趁早跑掉,现在这样,至少我们还有一夜的时间可以安全的逃跑。”老四继续建议着。

    “跑?又能跑到哪里去?跑的掉吗?”老大摇了摇头,继续道:“现在什么话也别说了,既然选择了这条路,那就没有反悔的余地了,现在不是我们要怎样,而是我们还能怎样?认识我们的人多的是,一旦这些人招供,就算我们什么都不做,又能怎样?”

    老大说的没错,这是一条九死一生的路,死的可能永远大于生的希望。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们不可能成功,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而现在又为何不愿意跳下这台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翻的列车?

    不是不想下车,而是下不来这趟车。

    先是把他们忽悠上车,然后让他们留下一些罪恶,这个时候再告诉他们,你们已经无路可走了,现在,要么继续,要么就去死。

    反正被抓到以后,这些罪证也足够让他们被判死刑的,而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跟着大部队继续走下去,直到成功。

    那时候他们非但无罪,反而还是功臣。

    可这功臣又哪是那么容易当的?

    ……

    风,有些孤独的刮着,微风。

    月光似是知道了今夜必然有一场战斗,所以也悄悄的躲藏了起来。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羸弱的火光微微泛着光芒,昏暗的亮光,使人昏昏欲睡。

    一行五人,身着黑色的夜行衣,头戴黑巾,脸蒙黑布,浑身上下,只剩一双眼睛以及双手裸露在外。

    五人悄无声息的摸到了关押周泰的那顶帐篷附近,这一路上可以说是心惊胆战,但好歹是有惊无险,数次险些被巡逻的士兵发现。

    但对方好像精神疲惫,即便在巡逻的时候,也都显得有些无精打采。

    即便是当值的军官在愤怒的训斥着,可士兵似乎依旧无法打起精神,似乎,是因为最近真的太劳累了?

    而且对于周泰的看管,显然也没有以前那么紧密了,帐篷四周,除了门口以外,到处都是可以钻的漏洞。

    老大掏出匕首,轻轻的在帐篷上划了一道口子,悄悄的打量了下里面的情况,一个人正舒舒服服的躺在行军床上睡着,帐篷内摆放着大堆剩下的美食佳肴,还有散落的美酒,透过划开的口子,能够清晰的闻到那令人陶醉的美酒的香味。

    这一刻,他们甚至有些羡慕了。

    同时,也对自己心中的想法有了些质疑。

    周泰是什么人?虽然级别不高,但这个人却直接参与了此次的刺杀行动,而且,他还亲手杀掉了两个他的下属。

    原因?并不是因为他的两个下属叛变了,而是周泰为了保全自己,杀掉下属,是为了在关键时刻将罪名推给他们两个。

    对于这样一个毒蝎心肠的人来说,没有人愿意跟他交往,但是现在,这样的人却可以在这里享受这种他们向往的生活。

    而他们这些罪恶不如周泰深重的人,现如今却只能如同那地老鼠一样的到处躲藏,还要拼上性命来干这事。

    但是不公平归不公平,老大还是强行迫使自己冷静下来,然后一个闪身,轻轻的进入了帐篷内。

    不管怎样,他都要杀掉周泰。

    虽然,派自己来执行这个任务的人别有用心,但就像他之前跟兄弟们说的那样,他别无选择,他们都别无选择。

    昏暗的火光,隐隐的照射着帐篷内的情况,只觉告诉他,这件事好像真的如同老四说的那样,不一般。

    可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进入帐篷内之后,老大并未急着动手,而是静静的观察着四周的情况,同时等后面的几个弟兄进来,到时候几人合力做掉周泰。

    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悄无声息的干掉他,趁着第三军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继续利用他们的漏洞,悄无声息的离开。

    从之前他们的防御力度来看,做到这一点,似乎并非不可能的。

    前提是,接下来他们的动作,不要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否则的话,这个时候只要周泰喊一声,他们就要葬身此处。

    五个人小心翼翼的进入了帐篷内,老大朝着他们点了点头,几人开始举起手中的小匕首,脚下步伐轻盈,速度缓慢的朝着行军床围去,五个人,合围,一击必杀。

    他们没有选择刀剑,他们只带了匕首这种看似鸡肋的武器,但是在这个时候,匕首却是最好用的。

    而且,匕首上也被涂抹了剧毒,只要能在周泰的身上划道口子,他们的任务基本也就完成了。

    “终于来了!”

    原本在床上躺着的周泰,忽然间坐了起来,一双眼睛凌厉的看着五人,脸上悄悄的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这一刻,他已经等了大半夜的时间了,甚至数次都险些睡着。

    现在,终于等来了他的猎物。

    看着床上的目标忽然间坐了起来,五人也是为之一愣,而且这声音,对方的面貌,显然不是周泰的模样。

    周泰虽然不认识他们,但是他们却在暗中见过周泰,他们见过大多数人,而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他们的存在。

    这……又是怎么回事?

    帐篷外,整齐中带着一丝凌乱的脚步忽然响起,帐篷被人掀开,三个先前守在帐篷门口的将士接连而入,脸上,再也没有了之前的疲惫,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威严的肃杀之气。


同类推荐: 奋斗1981情欲超市山村小站之玉儿嫂乡村御医我的21岁护士姐姐三千美娇娘之纵欢我在明朝当国公凡人修仙之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