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主溺爱:尤物小妻吃上瘾正文 第七百六十八章 无尽的挑衅

正文 第七百六十八章 无尽的挑衅

    陈菲的神色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变得狰狞起来,她的目光紧紧看着现在的云以烟,凌冽的眼神都像是要将她彻底的看穿一样。

    “你给我住嘴!陈菲,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以为是你可以随便撒野的地方吗!”楚婉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怎么样?你现在还想动手打我不成?别忘了,我现在可是一个孕妇,你要是弄伤了我,整个夜家都是不会放过你的!”

    陈菲得意的说到。

    “呵呵,这可真是笑话,陈菲你最好现在还是不要自以为是了,你以为夜洛寒真的在乎你吗?自始至终,他在乎的人只有以烟一个人而已,这次若不是以烟主动退出的话,你以为自己会有机会吗?我告诉你,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夜洛寒一定只会在乎以烟的想法,而你,只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你给我闭嘴!你没有资格说我!”

    此时的陈菲显然是被楚婉刚刚的话彻底激怒了,她毫不犹豫的伸手就想给楚婉一个巴掌,可是这次,她的手在半空就被云以烟给牢牢的抓住了。

    “陈菲,既然有了孩子,我希望你还是有些醒悟!”

    说罢云以烟就狠狠的将她的手重新丢了回去。

    “醒悟?呵呵,这话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说?云以烟,其实应该醒悟的人是你才对吧!”陈菲满脸都是不屑,丝毫不打算将云以烟的话放在心上。

    “难道你现在说这些话是真的打算让我重新和夜洛寒在一起吗?”云以烟突然问道。

    果然,听见这话之后,陈菲脸上本得意的神色瞬间就僵住了,她看着云以烟的脸,唯恐是自己刚刚听错了一般。

    “你,你说什么?”

    云以烟淡淡的笑了笑,她缓缓又朝着陈菲走近了几步,神色淡漠。

    “我说的是什么,我相信你应该是很清楚的,陈菲,我主动退出完全是因为你肚子里的孩子,这一点,我说过很多次,但是你如果一而再的想要挑衅我,那么,我完全可以奉陪到底。”

    此时的云以烟仿佛是完全换了一个人一样,她的话,每一个字眼都已经逐渐的让陈菲清晰的感受到一种危机的意识,眼前的云以烟,似乎和过去,不太一样了。

    “好,你想怎样就随便吧,总之我告诉你,我的孩子,以后姓夜,而你,什么都没有。”

    即使现在心里已经有了些惧意,但是现在陈菲表面却依旧满是强横。

    “就算我什么都没有又怎样,陈菲,你难道不觉得这样很可悲吗?”

    云以烟神色冷静的看着陈菲问道,此时她的眼神之中也尽是对陈菲的同情,看上去,对于陈菲的事情,云以烟已经完全的不介意一般,可是又有谁知道她现在心里所想。

    云以烟只是完全将自己所有的情绪都隐藏在自己的心里罢了,除此之外,她不知道自己现在还要怎么做。

    意味深长的看了看手上的请柬以后,云以烟再次抬头看向了面前的陈菲:“既然现在你诚心想要邀请我到你的婚礼去,很好,你放心,我是不会让你失望的。”

    “以烟……”

    听到云以烟的话后,一旁的楚婉满脸都是惊讶之色,现在连她都能看出来陈菲是故意这么做想要激怒云以烟的,云以烟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好啊,云以烟,这可是你自己亲口说出来的,到时候就不要说你是我逼着你了。”陈菲的脸上露出些复杂的笑容,说完这些话后,她看了看楚婉,又将目光重新落在云以烟的身上,最终才转身离开了。

    看见陈菲现在这样得意洋洋的样子,楚婉自然也气不过,她不可置信的看着云以烟,完全不理解云以烟刚刚为什么说出那样的话来。

    “以烟,你刚刚为什么要答应那个女人,她就是故意来气你的,等到他们两个真正结婚的那天,一定会百般羞辱你的!”

    楚婉担心的对云以烟说道。

    “我知道,她的意图已经再明显不过了,可是,就算是这样又能如何?小婉,她刚刚其实是在试探我。”

    云以烟笑了笑,有些无奈的说道。

    “试探你?她,她在试探你什么?”云以烟的话越发的让云以烟听不明白了。

    “她是在试探我究竟对夜洛寒还有没有感情,如果有,陈菲将不会收手,会以更多的手段来对付我们,更重要的是,我怕最后受到伤害的人是你们,就像是上次所发生的事情一样。”

    现在云以烟果然已经将陈菲所有的心思都已经猜了个完全,这也正是为什么她刚刚一直看似那么冷静的看着陈菲的最主要原因。

    可是这个时候,心里承受着极大痛苦的人却是云以烟自己。

    “你真的打算那天要去他们的婚礼吗?以烟,你不要委屈了自己,那个陈菲没有什么好怕的,我一个人来对付她完全已经绰绰有余了!”

    此时的楚婉还在试图劝阻着云以烟,她知道云以烟这次真的要是过去了,必定心里会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可是现在面对楚婉的阻拦,云以烟却显得极为平静,她微微摇了摇头,嘴角露出苦涩的笑容来。

    “小婉,我并不是怕她,只是有些事情,既然我想要选择放下,就不能继续留在过去的回忆里,你知道吗,这一次去参加他们的婚礼,我其实也想让自己彻底死心。”

    云以烟淡淡说道,此时她的语气虽然听起来很平静,但是这其中的字眼却尽是心酸。

    现在越是听到云以烟这样轻描淡写的说话,楚婉的心里就也是担心起来,她知道,云以烟越是像现在这个样子,心里的痛苦就越是无以复加。

    她只是什么都不说,一个人默默的放在心底而已。

    “好,既然这样的话,那天的婚礼我会陪你一起去的!无论发生什么,我这个朋友都会好好陪在你的身边!”

    思考许久之后,楚婉最终也做了决定。

    “好。”这次云以烟没有再拒绝,她笑着点点头,眼神之中却快速的闪现过一丝无奈和悲伤。

    因为陈菲的突然出现,将云以烟和楚婉原本的心情已经完全的破坏了,尤其是云以烟,此刻的她坐在餐厅里仿佛已经完全的麻木了一般,她呆呆的看着眼前的食物,心里在默默的想着些什么。

    这些楚婉现在全部都看在眼里,可是,在这种时候,又经历了这样的事情,楚婉知道自己最终还是无法真正的体会到云以烟心里的痛苦和难过的。

    “以烟,楚婉,你们也在这里?”

    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从一旁传了过来,楚婉和云以烟和抬头看去的时候,只见秦俊浩正笑着,一脸温柔的看着这里。

    更为准确的说,这番话其实是秦俊浩看着云以烟说出来的,从他出现的时候,所有的目光和注意力就已经完全放在了云以烟的身上。

    “学长,你怎么来了?”尽管此时的心情并不好,但是出于礼貌,云以烟的脸上还是露出些笑容来,佯装自己现在并没有事情的样子。

    可是尽管这样,秦俊浩还是很明显就看出云以烟的神色并不太好,他脸上的笑容逐渐凝结,有些担心的看着云以烟。

    “以烟,你是不是不太舒服?”

    “我没事,很好”云以烟语气轻松的说道。

    她的话刚一说完楚婉很快就站起身来:“那个,我还有些事情,以烟,你刚好心情不太好,干脆就乘着这个机会和学长他好好聊一聊吧。”

    楚婉意味深长的对秦俊浩使了个眼色之后就很快离开了,现在这个时候,她知道或许应该有个人来好好陪陪云以烟。


同类推荐: 雪洗天下重生1980之强国崛起细胞修神猎国奋斗1981我在明朝当国公影视世界掠夺者凡人修仙之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