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寒门祸害《寒门祸害》正文卷 第288章 古怪的逻辑

《寒门祸害》正文卷 第288章 古怪的逻辑

    所谓的新书,不过是先前藏起来的老书罢了。

    圣上虽然喜欢看些闲书,但却极为好面子,将这事当成机密般对待。不仅将闲书选择丢弃,而且还从来不添置新读物。

    黄锦是王府旧人,自然是知道圣上这个爱好。所以将圣上丢弃的书都小心地收藏着,只要圣上一声令下,他便会将那些书呈上。

    只是这些闲书都是当初从王府带过来的,书本早已经损伤严重。黄锦原本物色一批闲书带进宫里来,以供圣上阅览,想要讨得龙颜大悦。

    结果马屁拍到了马腿上!当新书呈到圣上面前的时候,却被骂得狗血淋头,他从来没有见圣上如此生气过,指责他恃宠而骄,故意动摇他修炼的道心云云。

    “动摇修炼道心”,这简直是犯了诛九族的大罪。那一次,他差点就被派去守陵,从大明的宦官之首沦为孤寡阉人。

    不得不说,圣上的性格有着执拗而无理的一面,坚持着令人看懂的原则。这王爷带过来的书能看,为何他从外面带回的新书就不能看,而成了罪大恶极的行为呢?

    但不管如何,黄锦顺从着嘉靖帝的逻辑思维,不敢再擅作主张从外面购书,都是小心保存着这批从王府带过来的老书。

    正是如此,这事很是令人唏嘘。堂堂的大明之主竟然如此苟刻自己,只能偷偷摸摸地看那些当年从王府带来的破书。

    黄锦带着冯保急匆匆跑回房中,揪开床上的被褥,打开一个暗格。却见里面除了金银珠宝之外,还有几本泛黄的书籍。

    冯保目睹着眼前的一切,眼睛落在那金银珠宝上时,瞳孔忍不住收缩了一下。

    只是他却是知道,这点金银珠宝简直是九牛一毛,干爹的真正财富有一部分在京中宅子里,大部分其实已经运回了老家。

    虽然具体的数额不清楚,但那个李彬都弄了四十余万的白银,干爹的白银恐怕得在百万以上,是一个真正的大富翁。

    黄锦抄起那几本书,回头看见冯保盯着珠宝出神,以为他是被这点钱“吓到”了,便温和地笑道:“你只要老实跟着我,少不得你的好处!”

    “儿子知晓!”冯保当即表态,并上前帮着将被褥整理妥当。

    黄锦在领着冯保赶往万寿宫的路上,又是认真地叮嘱道:“今晚的事,切不可外传,明白了吗?”

    “干爹放心,儿子肯定不会外传!”冯保自然是满口答应。

    只是他心里却犯起嘀咕,却不知道干爹是要他保密那暗格中金银珠宝的事,还是保密圣上喜欢看闲书的事,或者两者皆有。

    一阵小跑后,二人偷偷摸摸拿着书返回万寿宫内,只是刚到里间,却突然愣住了。

    “妙!妙!太妙了!……东坡先生不愧是唐宋八大家!好一个吞并六国!”嘉靖爽朗的笑声传来,响彻了整个万寿宫。

    黄锦跟冯保站在外间对视一眼,都极是迷茫。他深知圣上的性情,这一刻心情必定是十分愉悦,便小心地走进里间,目光落在嘉靖手里捧着的那本“史书”上。

    嘉靖仿佛还在回味着,笑盈盈地望着书籍感慨道:“姜尚渭水钓鱼、秦琼长安卖马、苏武北海牧羊、张飞蜀都卖肉、关羽荆州卖豆腐、诸葛亮隆中种菜,都是有才之人,但东坡先生是大才!”

    “主子,书已经送到了!”黄锦双手将书递送过去,讨好地说道。

    为了保存好这些书,他可没少花心思,甚至还适当地进行修补。而每次将书呈上时,必定得到表扬,至少是一个赞扬的眼神。

    嘉靖睥向那几本泛黄的书籍,却是淡淡地说道:“不看了!”

    “啊?”黄锦顿时愣住,却不知嘉靖为何是这个态度,跟着他的预期远远不相符。

    嘉靖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没好气地瞪他一眼道:“有什么好惊讶的,也不看看现在已经是什么时辰,朕要休息了!”

    黄锦听到这话,急忙上前服待他就寝,亦是不敢询问为何视这几本被他小心保管的书籍于无物。

    “对了,这书是你买进来的?”嘉靖将书递给他的时候,当即便询问道。

    黄锦吓得脸色刷地白了,急忙跪地痛哭道:“没有!绝对不是奴才所为,奴才有一万个胆子亦不敢带这些闲书进宫,奴才可以对天发誓!”

    “你紧张什么!”嘉靖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又疑惑地道:“这可不是什么闲书,这是翰林院弄的历史读物!但不是你带进来的,又会是谁呢?”

    翰林院的地位是崇尚的,哪怕他出品的是笑话集,那亦是正统的书籍。何况这谈古论今包括着严谨的历史文章,又有徐渭的论漕弊,绝对能登得上大雅之堂。

    冯保就跪在黄锦身后,看着黄锦似乎答不出来,便是小声地说道:“会不会是陆大人,我早上看着他有夹带着一本书册!”

    黄锦闻言,当即恍然大悟地道:“对!对……奴才想起了,是陆大人跟着情报单子一起送来的?”

    “他送这书是何意?”嘉靖又是一阵疑惑,不由得嘀咕道。

    “主子,您还是先歇息吧!明早我问他便是!”黄锦看着他又一副思索状,担心他又要折腾此事,便是提议道。

    “你……你呀!犯老糊涂了!”嘉靖闻言后,没好气地指着他埋怨道。

    陆柄若是大清晨就来晋见,肯定是有不好的消息。故而,嘉靖虽然很喜欢陆柄这个人,但却不希望大清早就见他。

    “奴才该死!”黄锦亦是反应过来,当即叩头道。

    嘉靖看着跪在地上的黄锦,亦是无奈地摇头。这个奴才倒是忠心,但却少了一些机灵劲,连他身边的小太监都不如。

    在上床后,檀香袅袅,有利于入眠。

    嘉靖当晚做了一个梦,他遇到了一个鬼,结果一个吐沫飞过去,那个鬼便烟消云散。其他的鬼看到的,都纷纷朝着他跪地求饶。

    或许是梦中英勇的缘故,次日他起床的时候,他的心情极好。只是陆柄没有出现,故而亦不知道他送这书的真正意图。

    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走到案起拿起了那本书,目光落在“翰林院修检厅制,第一期”上。


同类推荐: 我在明朝当国公奋斗1981情欲超市重生1980之强国崛起山村小站之玉儿嫂乡村御医三千美娇娘之纵欢我的21岁护士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