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绝色催眠师,逆天大小姐 第四百零九章 面子?不存在的啊!

第四百零九章 面子?不存在的啊!

    远处,喧哗声不断,大多是惊异苏璃竟能打赢高惠,许是先入为主的原因,他们听信了高惠的话,觉得苏璃就是个花瓶,再说,穿成那个样子怎么可能行动方便。

    呵呵,可偏偏苏璃就赢了,虽然在她眼里看来,捏死高惠跟捏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

    安琪和莫风对视一眼,彼此眼中闪过一丝阴狠,后者闪身消失在漆黑的胡同中。

    人群外围,葛丹秋压下心底的震惊,没想到苏璃竟这么厉害,看来若想在一个月之后全部新生的淘汰赛上除掉苏璃还真困难,她必须重新想个办法了…

    场上,在苏璃脚下的高惠早已没有半点挣扎的力气,浑身的关节好像被人拧断般疼,肩头的伤口不断流出血。

    但她还是不敢相信,苏璃竟然赢了她,她明明那么努力修炼,明明认真听课,不停博得老师的欢心,可这一切在败给苏璃的瞬间,都显得那么没用。“凭什么?!你这贱人凭什么能赢了我!”高惠拼尽最后的力气,歇斯底里的喊着,干涩的双眼充满了红血丝,怒视着苏璃,骂道:“你这贱人,明明平常什么都不做,还到处勾引男人,你根本不知道我

    有多努力,这其中肯定有诈,你肯定在我身上动了手脚,肯定是啊!”

    高惠近乎疯狂,不顾形象的大喊大叫,引得本来还同情她的一些人,如今也心生厌恶。

    苏璃冷笑一声,目光森冷的睨向她,“你倒说说,大庭广众之下,我要怎么在你身上动手脚?再说,明明是你们先上来找茬,我和岳柔好端端的走在路上,会平白无故找你们比试?”

    一番质问,问得高惠哑口无言,脸色越发难看,而且看着苏璃绝美的容颜上挂着的冷笑,一股森寒之意自心底涌了上来,叫她不住的打颤。

    “像你这种智商有问题的,再努力也没用,大脑长的是来用的,不是摆设,懂?”

    此话一出,场上顿时哄堂大笑,被苏璃这么一说,高惠好像还真有点像脑袋有问题的人。

    高惠恼羞成怒,却又没力气反抗,只能瞪着苏璃,涨红着脸骂道:“你、你竟敢这样说我,苏璃,你小心不得好死!”

    “呵,”苏璃嘴角轻扯,冷笑出声,“谁先死还不一定呢!”

    话音未落,苏璃手掌一挥,银枪在空中划出嗜血的弧度,径直朝高惠喉咙刺去!

    按照双方先前的规定,对战时不需点到为止,且生死的后果自负,所以就算苏璃在这杀了她也不需要负任何责任。

    高惠彻底慌了,时间放慢,她瞳孔猛地一缩,眼睁睁的看着那泛着嗜血光芒的银枪朝自己刺来,却没有半分还手的能力。

    难道,她真的就这样死了?

    不行,她不能死,她还有好多事没做呢啊!

    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一个人突然站出来,喊道:“慢着!!!”这一喊声蕴含了浑厚的灵力,且带着强烈的威压,以着水纹的方式朝四周扩散开,清晰的传入所有人的耳中。而更有些修为较低的人,直接被这威压震的浑身动弹不得,胸口隐隐有腥甜的气息泛上来

    。

    果然,这灵力威压一出,苏璃的动作顿住了,任雪梅心中一喜,看来苏璃的修为没有自己高,连灵力威压都承受不住。她刚高兴一秒,苏璃却自如的动了起来,她单手持枪,放在高惠的喉咙上,没有要拿开的意思,浑身都透着散漫慵懒的气息,好像自己干的不是杀人的事,清淡冷漠的语气随之而出:“咱们任大小姐是

    想把你的小宠物救回去?”

    小宠物?

    岳柔一抿嘴,差点没笑出来,这个苏璃也真是的。

    任雪梅脸色一僵,有些难看尴尬,一来是失望,苏璃并没有被自己的灵力威压震慑住,二来是觉得,小宠物这个形容…确实贴切。

    任雪梅从没拿高惠这些人当好友,她们,不过是她成为众人仰慕的女神的垫脚石,但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高惠死。

    任雪梅倩倩一笑,很是亲切友好的样子:“算了吧,本就是相互切磋,点到为止,何必非要把人杀了呢?”

    任雪梅本以为苏璃会给她面子,可没曾想,眼前的人呵呵一笑,反问:“为什么要点到为止?”那语气相当拽,邪魅中带着痞气,娇媚的容颜上盈着张扬的笑意,让人只看一眼就移不开目光,“凭什么你说点到为止我就要停手,按照先前说好的固定,这场对比就是要赢得彻底,不杀人怎么能代表

    我赢呢?”

    任雪梅脸色一僵,别人她可以预测,但苏璃她真的拿不准,这人喜怒不形于色,而且出手果断狠辣,她能把高惠杀了也不是没可能。

    她笑得有些僵硬,小心翼翼的道:“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毕竟是同学,还是住在一个房间的,动则杀人,是不是不太好?”

    “同学?住在一个房间?”苏璃冷笑两声,“如果今天我们两的处境换一下,高惠绝对会对我下杀手,一个想要置我于死地的人,我还留她性命?”

    任雪梅彻底没话了,高惠刚刚说的话所有人都听见了,她对苏璃充满了恨意,干出那种事也不是没可能。

    “那、那你就算给我个面子,看在你我同是孤竹国人的份上。”任雪梅见实在没办法,搬出了她的杀手锏,白莲花之术!

    这一番话说的楚楚可怜,我见犹怜,语气轻柔的好像能被风吹乱,但凡一个男人听了骨头都会酥掉。

    果然,这话刚出,很多男子便向她投来同情,怜悯的目光,好像苏璃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欺负了任雪梅一样。

    苏璃鸡皮疙瘩掉一地,但她可不吃这一套,道德绑架,不存在的啊!

    “面子,你有吗?”她冷冷道。

    任雪梅着实没料到,苏璃竟然什么都不在乎,就连她的杀手锏都不管用了。

    眼看着苏璃就要动手杀了高惠,那气势,毫不留情似的,而高惠见任雪梅求情都没用,便彻底慌了神,刚要拉下面子恳请苏璃时。“谁允许你们擅自在练武场比试的!”一声厉喝响起,而且带着浑厚纯然的灵力威压,这威压比刚刚任雪梅的不知强了多少被倍,有些学生直接被碾压趴在地上,就连任雪梅胸口都是一闷,血腥的气息

    直往上涌。

    循声望去,只见葛丹秋站在不远处,正往这边走来。

    她怎么来了?

    苏璃正疑惑时,葛丹秋也是同样的心情,或者说是震惊,所有人都被她的威压震得动弹不得,偏偏苏璃什么事都没有,还好端端的站在那,这人究竟是什么修为!

    她不知道,身为仙魔双修的苏璃这点威压算什么,而且本来她和葛丹秋的修为也没相差多少。

    但是老师来了,怎么说她也不能动手了,就趁着葛丹秋还没走近放下银枪,淡笑道:“这不是葛丹秋老师吗,怎么,你也来看对战?”

    葛丹秋一脸阴沉,目光在苏璃身上打量了好几趟,还是没看出她和其他学生有什么不一样,还是说,这都是她装的?

    “谁允许你们擅自聚众对战的!”葛丹秋眉头一锁,面色不悦,扫视了一圈,厉声道:“罚你们去系里领罚!”

    苏璃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看了岳柔一眼,后者笑出声,觉得跟着苏璃来真是对了,能看到不少好戏。

    而任雪梅则垂头丧气的,今天她再一次认识到自己和苏璃的差距原来还是那么大,不甚至可以说更大了,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无法查超越苏璃,这是她最恼火,最嫉妒的一点。

    凭什么?老天爷不公平!

    “还看什么看,都散了吧,武学系的学生什么时候这么闲了?你们要是太闲,我不介意也给你们找点事做!”

    在葛丹秋的厉喝中,原本呜呜泱泱的学生们一哄而散,而其中很多人都是垂头丧气的,只有少数几个高兴的几乎要蹦起来,仔细看,还能发现他们口袋被装得满满的,全是大把大把的银票。

    这些人,就是押注苏璃的幸运儿,平分了这些钱后他们至少一年不愁吃喝啊!

    高惠身上多处受伤,而且内伤严重,这一下,至少十天半个月不能下床了,岚岚和扬珍搀着她一瘸一拐的往回走。

    高惠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被苏璃当猴耍,丢人,实在丢人!

    这个仇,这个恨,她一定会报,就算明面上不能打败苏璃,她也要让苏璃尝尝同样的苦头!

    而任雪梅没有跟大部队一起回去,而是单独找到苏璃,站在她面前,面无表情。

    “任大小姐还想说什么?”苏璃嘴角微扯,笑中带了几分冷意,“现在周围没有人,你可以把你白莲花的面具拿下去了,我看着恶心。”果然,任雪梅也没打算装,美眸中迸射出无尽的嫉妒和痛恨,原本岁月静好的容颜因为这表情变得狰狞丑陋,完全没了刚刚绝色出尘的仙女般的气质。


同类推荐: 雪洗天下重生1980之强国崛起细胞修神奋斗1981我在明朝当国公影视世界掠夺者猎国凡人修仙之仙界篇